Google+ Followers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梁京:周小平现象的指标意义

我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对郭文贵9.15爆料的雷阳案黑幕感到难以置信,因为郭文贵告诉我们,雷阳案居然扯上了钦点网红周小平。
周小平现象是今日中国末世乱象中最令人作呕的现象之一,稍有正义感的人都明白,周小平是一个无耻文人,而当局却不惜投入大量资源将其树为样板,给那些想出人头地的青年人做示范,吸引他们打压政治异见,混淆视听,达到所谓网络维稳的目的。就控制舆论而言,当局的这个策略并不成功,因为周小平荒谬的文字反而给那些在政府淫威下,不便直接批评当局的人提供了一个活靶子,通过反驳和讽刺周小平来对抗官方的宣传。更有意思的是,官方对周小平这样一个小丑的热捧,反而令一些本来甘心投靠当局的学者们有受辱之感。因为当局的态度表明,他们更在意的不是才学,而是谁更加无耻。
当局这种驱使文人和青年竞比谁更无耻的方针,无疑是中共政权道义和道德完全破产的表现。专制政权下有周小平这种无良文人本不奇怪,但让人感到沉重的是当权者如此肆无忌惮地鼓励无耻所反映出的心态和对中国的判断。从郭文贵爆料中我们得知,当权者的病态心理已经完全超出了常人的想像。如果说用权力a强奸民意,给周小平和王芳这类人渣搭台炫耀还不足为奇的话,那么,让这一对狗男女直接为谋害雷阳、杀人灭口制造烟幕来掩护,则绝对是人们想像不到的"创意"。
郭文贵揭露的今日中国真相之丑恶,已经成为对所有中国人良知的挑战。正因为这些真相太丑恶了,有不少人乾脆选择了回避,而回避的一大借口就是郭文贵讲的故事太离奇,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但一次又一次,当局用自己欲盖弥彰的蠢行,说明郭文贵的爆料并非空穴来风。但尽管如此,那些不愿相信的人,还是坚持不信。我可以理解,对他们来说,直面这些丑恶的真相不仅太痛苦,而且很危险。
问题是,逃避现实就一定安全吗?与政治无涉的小民雷阳死于非命,而周小平、王芳却大动干戈为凶手辩护。这不仅说明两人与这一奇案有很大的利害关系,且有更一般的意义,也就是郭文贵一再警告国人的,如果让盗国贼们继续当权,让周小平王芳之流更加得势,那就意味著还会有千万个雷阳。
那么,有多少人,尤其是普通人能听到郭文贵的警告,又会有多少人能放弃对中国丑恶现象的冷漠呢?看到国内有人在公园内播放郭文贵最新爆料的视频,观者人头攒动。这说明今天要封锁真相的信息并不容易,但真相的传播一定会给盗国贼和他们的爪牙带来有效的压力吗?
由于郭文贵爆料出人意料地触及到了周小平,周小平现象已经成为一个判断郭文贵真相革命效果有意义的指标。这一方面是因为,一般人对高层丑闻的兴趣和理解不如对周小平王芳这类爪牙高,另一方面,周小平这次涉及的问题不是文字和言论,而是雷阳案。如果雷阳案果真如郭文贵所言是杀人灭口,那么这个事实就有力地支持了郭文贵的逻辑,周小平这类人的得势和猖獗,并非与普通人没有关系,而是会促成一种更加无视普通人生命的险恶环境。
周小平现象将如何演变,他是会更加得意和猖狂,还是不得不偃旗息鼓?这会成为我们观察郭文贵真相革命效果的一个别有趣味的指标。
——RFA

陈破空:台湾部署核武器?忽然成了一个话题


美国曾经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中在台湾部署可携带战术核弹头的屠牛士导弹。 (public domain)

台湾是否应该拥有核武器?美国是否会输送核武器给台湾?忽然成了一个话题。这是2017年9月间发生的事。
韩国媒体《朝鲜日报》报道:美国有意在台湾部署战术核武器,以迫使中国对北朝鲜施压,促使后者放弃核试爆和导弹发射。
中共《环球时报》很快发文,题为:"美国拟在台部署战术核武?台否认并打脸韩媒:不负责任!"单单这个标题,已经泄露出中共方面的紧张,仅仅借用台湾军方的否认,就把事情简化地推到韩国媒体身上。试图给中国国内民众制造一个"韩国媒体空穴来风"的印象,自我镇定。其实,台湾是否引进核武器,台湾政府和军方当然不会轻易承认。所谓"否认",不过是常识下的外交辞令。
与此同时,媒体报道,美国前情报高官建议美国在台湾部署战术核武器。并有传言:有美国议员正酝酿相关提案。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赶紧发表言论:"我们决不允许、坚决反对任何人企图利用任何借口把核武器引进台湾。"并再三强调中美关系的重要性。
这名中共大使的言辞,有气无力,泄露出中共当局的心虚和心慌。该大使还用了一句"中国不会承认朝鲜是有核国家"来搪塞美国人。其实,北朝鲜已经拥有核武器,并非中共表面上是否承认所能否认。推到将来,如果台湾拥有核武器,中共是否也会说出一句"中国不会承认台湾是有核国家"而轻轻地一推了之?
也是近期,若干中共军头和御用学者出来放话:如果美国动用军事选项来解决北朝鲜核问题,作为反制,中共可能武力攻打台湾。
在这里,中共的逻辑是:如果美国不动用军事选项、不推翻金正恩政权,中共就放过台湾一马,不会武力犯台;如果美国出兵北朝鲜、推翻金正恩政权,中共就要报复,以武力攻打台湾来牵制和报复美国。
前一句话的意思是:对中共而言,北朝鲜的金家政权比台湾重要得多;只要能保住北朝鲜独裁政权,什么两岸"统一大业",什么"民族大义",什么"爱国主义",都可以抛诸脑后。因为,保住平壤独裁政权,就能保住北京独裁政权。反之,唇亡齿寒。失去了平壤这个每天挑衅文明世界的小流氓,北京这个大流氓就裸露于外,失去了屏障。当文明浪潮直抵中国东北门户,可能让中共政权加速地摇摇欲坠。
至于后一句话,中国网民如此解读中共的逻辑:你敢打我的邻居,我就敢灭我的兄弟;你敢打我的拜把子黑老弟,我就敢宰了我的亲兄弟;你敢打朝鲜鬼子,我就敢杀台湾同胞。-- 中共一贯宣传,"台湾人民是同胞"、是"血浓于水的手足兄弟"。如何自圆其说?
且不说台湾是否应该拥有核武器?美国是否会输送核武器给台湾?或仅仅是施压中共、促中共解除北朝鲜核武装的策略。且说台湾本身,若台湾当真拥有核武器,不仅可以自卫,而且可以反攻;不仅可以建立防御力,而且可以打造反制力。若中共威胁迫近,台湾可以先发制人,启动核武器,直攻中南海及所有中共领导层所在地。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是为斩首战术。
由此来看,台湾拥有核武器,不仅是台湾人民的福音,也是大陆人民的福音。借助核武,先发制人,台湾国军可挥师西进,到时,外界必会看到:中国人民将夹道欢迎中华民国的国军,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何故?十三亿人民苦共久矣,期盼解放。(当然,台湾2300万人民如何自主选择他们的未来,则是另一个话题。)
《环球时报》不得不心虚地承认:"从台湾的处境来看,发展核武技术大概不难。"台湾曾经有过研发核武器的阶段,被美国发现后阻止。今日之势,已非昨日之势。如果美国不再阻止,甚至适当鼓励,台湾拥核,可能很快成真。
当下,单是这一日趋热络的话题,就已经成为中南海诸公头上的紧箍咒,令其心惊、发冷、冒汗。
——RFA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胡少江:习近平效法毛泽东难以成功

习近平治理中国的路数越来越清晰,虽然他一直强调既不能用邓小平理论主导的后三十年否定毛泽东思想主导的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来否定后三十年,但是明眼人不难看出,他的执政理念和风格则非常明显地更倾向于带有毛泽东烙印的前三十年。在马上就要召开的执政党的十九大上,不仅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将会得到官式的批准,而且他的治国理念也将会以某种鲜明的方式写进党章,最重要的是,十九大的人事布局也将具有十分突出的习近平个人色彩。人们相信,习近平向"毛泽东第二"的方向迈进的步伐正在明显加速。
习近平在五年前成为党、政、军一把手以后,立即效法毛泽东采取各种措施集中政治权力,虽然他已经成为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但是他仍然感觉到这些头衔不足以将大权集于一身,罕见地建立起数十个专门的"领导小组",并且自任组长。这样做可能表现了他推行自己政见的决心,但更重要的却是,它也表明习对于无法有效推动党、政机器贯彻其主张的沮丧,表明他对于无法掌握权力的恐惧。当初毛泽东掌握绝对政治权力,却连国家主席的头衔也不需要。两相比较,他们在控制政治权力方面的能力之上下立马可见。
习近平不仅致力于集中政治权力,而且也雄心勃勃地要改造民众的思想和习惯,致力攀爬数十亿民众精神领袖的神龛。为了实现这一"宏愿",习近平采用的方法与毛泽东没有太大的差异,首先,是鼓励政治投机者们大肆宣扬对自己的个人崇拜,神化自己的过去;与此同时,整肃所有自己不喜欢的观点,也顺带清除那些对自己达不到"绝对忠诚"程度的个人;三是竭力营造一个带有习氏标签的政治、哲学、历史、经济、国际关系等无所不包的思想体系,企图将中国重新拉回"一个领袖、一种主义",甚或"一个神、一种教义"的愚昧时代。
当下之中国,已经处于毛泽东去世之后政治控制最无法律制约的时期,也是思想压制最不择手段的时期。一方面,在执政党和体制内大力排除异己,并且不断强化政党的系统对行政、司法、企业等系统的直接干预;另一方面,在体制外通过强制措施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对维权律师和舆论领袖大肆进行非法关押,甚至对游走在意识形态灰色边缘地带的媒体和个人也进行蛮横封堵,等等这些,无一不表现了习近平效法毛泽东将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和党规之上的执政风格,这种风格不仅令精英无所适从,也将令社会先是恐惧、后是混乱。
不过严格说来,模仿毛泽东似乎不过是习近平本人的主观愿望,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他还远远达不到毛泽东生前政治集权和思想专制的水平。在我看来,由于习近平和毛泽东在个人学识、政治经历、所处时代和国际环境等方面的不同,习近平今天不可能、以后也永远不会达到毛泽东生前的那种政治影响力。这也意味著,虽然习近平的政治集权和思想控制意图会给中国社会的进步带来阻滞,但是它难以达到毛泽东时代那种灾难性的后果。习近平效法毛泽东而无法成为第二个毛泽东,这将是习近平个人的悲剧,但它却是中国人民的幸运。
——RFA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

《动向》杂志长短论:政治土匪表初心

.
2017年7月30日,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了建军90周年阅兵式,作为例行纪念仪式,好坏如何都不必在意,但这次活动却引起广泛关注。这倒不是阅兵式展示了什么尖端武器,也不是各方阵走出了叹为观止的样式,而是通过阅兵向世人发出了一个重要信息:党不但在军队之上,也在国家之上。这条信息是由护旗队发出的,他们将党旗置于军旗之前,也置于国旗之前。
中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崇拜者,也是军队国家化的反对者。"党指挥枪"的歪理邪说是他们抗拒军队国家化的挡箭牌,冠冕堂皇说是"坚持党的领导",其实就是将军队视为权贵集团的家丁。即便如此,中共还从来不敢公开将自己置于人民和国家之上,毛泽东不敢,邓小平也不敢,因为在中共的历史上,曾经还有过拥护军队国家化的声音。周恩来在1945年9月27日的《新华日报》上写到:"军队应该不是站在人民之上,而是人民的子弟兵,因为人民以其所得来养兵,为的是保护自己,军队能这样做,才是国家人民的军队。如果没有军队的国家化,那就会成为一种反人民的武装集团,一种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朱日和阅兵就是把披着的国家外衣脱掉,赤裸裸地向世人宣示"我就是政治土匪!"
有人说这次阅兵把党旗置于国旗之前违反了《国旗法》,不符合今上鼓吹的依宪治国、依法治国。这种弱弱的不满虽心存善念,但也是过于冬烘。中共哪届领导人会把法律当回事,把依法治国作为政治目标?他们只在乎自己的政治权力,在乎君临天下威风,是活在秦汉时代的僵尸,毛泽东时代的怪胎,正因如此,中国社会的转型很难在这些政治奇葩的手上完成。当他们还分不清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区别,当然更看不出八十年代对当代中国的意义,前者是血腥政治的干将,后者则是正常国家的启程。只要他们和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划不清界限,不切割中共与共产国际的历史,看不清马克思主义已经破产,类似的闹剧还会继续。
从遮遮掩掩到肆无忌惮,中共的"初心"大白于天下:不过是取法于苏俄,与法西斯同源,"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独裁政党体制,加上中国特色,便成为秦政制与法西斯的合二而一,这是毛泽东所谓的"马克思加秦始皇",储安平称之为"党天下"。朱日和阅兵发出的信息,不光是公开亮出政治土匪的身份,而且打出纠集野蛮力量向文明宣战的旗号。这几年,荒腔走板的事时有发生,违背常识的事多如牛毛。从跨境抓捕到封网封号,从迫害维权公民到迫害律师,从打压异见人士不择手段,到把反腐作为权斗的工具。他们以野蛮为荣,他们与文明为敌,这个国家之所以越来越不正常,皆因为政治土匪的"初心"恶性膨胀。也许他们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见证了野蛮战胜文明的历史,但他们更应该知道,人类历史的大趋势一定是文明战胜野蛮。所谓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随着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土崩瓦解,马克思主义的彻底破产,"党天下"的横行霸道还会久吗?相信历史,相信未来!

——2017年八月号

苏晓康:妈妈的墓冢

(左起)1993年苏晓康和王若水,司马璐,戈扬在美国

2003年春天仓促回国奔丧之后,开始掐断回家的念想。
没有人不想回家的。我没有很重的家乡思念,只是非常想念妈妈。我的妈妈是一位报馆编辑,我被迫离家那年她已经退休在家,其实她刚65岁,但身体很差,从20多岁起就被严重失眠所折磨,人熬得干瘦干瘦。我妈这么苦的一生,就因为"出身不好",而她天生敏感、刚强,一个受不得气的人,偏就要你处处忍气吞声,妈一辈子像是被委屈耗干了似的,待到我大祸临头,她便遭到致命的最后一击。两年后的一天,她下午出门取牛奶,就一头栽倒在街上,再也没有醒来。我的一个表妹辗转把噩耗通知我,当时我正在旧金山,被"限制"不能回家奔丧,只好到金门大桥上,朝着东方,往海里撒花瓣……
父亲后来写信告诉我:"差不多有一年时间,她经常坐在自己屋里的沙发上,偷偷哭泣。问她哭什么,她说担心晓康,我说哭有什么用,她说她止不住。她陆陆续续哭了一年。"
妈妈早在文革中就留下一纸遗言,死后不留骨灰、不建墓穴,但父亲说晓康还在外面,要等他回来。所以父亲在京郊长辛店太子峪陵园,买了一方墓冢,葬下妈妈的骨灰。从此,我飘荡在海外,心里便生出一个牵挂来,被那万里之遥的什么揪着,很久我才悟到,妈妈的墓冢,就是我的家。那是一个要我去还愿的所在,可是我去不了。如此岁月倥偬,其间我们遭遇种种,一言难尽。2000年底,我的儿子入籍成为美国公民,我要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趁寒假回国一趟,给他奶奶去上坟。我把当年站在金门大桥时手臂上戴的黑纱,交给儿子叮嘱他亲手摆在奶奶的墓前。在北京,等到大雪初霁,爷爷便领着孙子去陵园祭扫,交通依旧艰难。儿子一丝不苟地照着我的要求做了,替我给他奶奶磕了头,还拍了照片带回来给我看,我在心里还是不能说服自己,这就算是了却我的心愿吗?但儿子替我去完成了我无力履行的一桩仪式,我是永远感谢他的。
我父亲见到自己唯一的孙子时,右眼几乎看不见了,因为白内障的缘故,这是我催促儿子上路的第二个原因。我非常害怕父亲等不及再看孙子一眼,就完全失明,那会叫我铸成另一个大错,而终身悔恨。其实父亲并非只想见孙子,他只是不说他也想我。我对父亲说,我邀请你出来探亲吧,但他不肯。他开始跟我通信,给我讲家中和家族的许多故事,只是避开回忆他自己。
2003年春,父亲在体检时突然查出肝癌晚期。3月5日我接到家人的电话,马上去纽约中国总领事馆申请签证,得到的答复是,你的事情需要请示,回去等消息吧。这一等就是3个星期,父亲在3月22日黄昏时分撒手,而3月28日我才得到签证。这个签证,还附加了3个条件:不见媒体、不发表言论、不接触敏感人物,我有权利拒绝吗?我必须回国奔丧,不是我的权利而是我的人伦,为了履行伦理,只好放弃权利,是个人的无奈,我的父亲不是也放弃了与我见面而出国的权利吗?
回到北京,家人才告知这次我被允许奔丧的细节。事实上,我因获知父亲病危而要求的签证,被拒绝了;与此同时,北京的家人得到提示:除非老爷子本人提出要求,否则没有商量余地。家人只好以父亲的名义草拟一封信,拿到病床前念给他听,这么做,等于将身患绝症的实情直接告诉给病人。父亲签字后一个礼拜就走了。他签了一封自己的绝命书。从冰冷的程序来说,"组织上"接受了我父亲提出的"要求",即允许他那流亡在外的儿子回国为他送葬,由此体现了对他的"人道主义",仿佛也是间接施行于我的。我只是不知道,父亲在弥留之际,明白了此种"人道"的含义没有。
"组织上"自然是要为父亲举行遗体告别的,虽然他本人在遗嘱中已经写明"我死后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和遗体告别会,不写生平简历"等等;我们作为子女,也无法替他持守遗愿。这个仪式,定在八宝山公墓的"菊厅",告别者多为父亲生前的同僚,于是我事先得到通知,其中许多人不方便与我碰面,仪式将分两段进行,前一段是"官办的",要我回避;他们办完之后,专门留下几分钟的仪式,乃特意为我一人举行。我又能拒绝吗?我只出现在父亲的自然身份的这一面,其实也好。当我一个人被挡在"菊厅"外面的时候,忽然觉得,我回到这里来竟有点荒唐似的。里面有人来叫我,说轮到你了。我慢慢走进那"菊厅",抬眼看见父亲宽厚的遗容,我很想跪下去磕3个头,可在这陌生而敌意的氛围中,我竟跪不下去。……
后来,我跟姐姐一道取回父亲的骨灰,仿佛父亲才回到我们家中。捧着盛骨灰的红绸袋,微微烫手,好像父亲的体温还在。接下来,我们还有难题:父亲的骨灰盒,要不要送进八宝山革命公墓?若是这样,妈妈怎么办?她还一个人躺在太子峪陵园呢。妈妈自然是没有进八宝山的"资格",她也不要进那里去。可我们有什么理由将让父母的骨灰分开安放呢?
我终于自己来到妈妈的墓冢前。她孤零零地躺在这里,等了我整整12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理当依循风俗,年年清明来此祭扫,这是起码的人伦,可我却无法履行这一点点为人子的孝道。我跪在妈妈墓前深感罪责。来见妈妈之前的几天里,我夜夜失眠,被一个艰难的决定所折磨:难道我还要让妈妈独自躺在这里吗?父亲也走了,他把这个问题留给了我。妈妈呆在这里,是在守望她那海外的儿子,今天她终于等来了我,妈妈留在这里的理由已经消失。我要带她离去。
不久,我们姐弟三人,加入北京殡葬系统组织的骨灰海撒人群,来到天津塘沽渤海湾,捧着父母的骨灰,登船驰入海湾,亲手将骨灰撒进大海。我是长子,我承担这个决定的全部责任。我对姐姐弟弟说,父母皆有遗嘱,两人都坚持他们死后不留骨灰,仅以尊重死者遗愿这一点而言,我们也只能这么做。
对我自己而言,妈妈的那个墓冢一旦空了,我的牵挂也就消失了。中国再也没有我的家。

(2009-6-27)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林保华:「文明」流氓踐踏李明哲

图:李明哲在大陆法庭被认罪
2017-09-13 
北京審判台灣公民李明哲的大戲終於開場。正如李明哲太太李净瑜與許多台灣人所預料的那樣,就是「被認罪」的戲碼。因此李太太事先已代李明哲向全民致歉。對此我們也非常理解,劉曉波被謀殺,就是不認罪的下場。
照理,把戲事前被揭穿後,中國應該緊急換一套劇本演出,可惜黔驢技窮,實在沒有其他劇本可以替代他們這種流氓行徑,只好循例演出。流氓喉舌《環球時報》硬著頭皮說,這是「教台灣人自覺遵守大陸法律」。可是他們怎麼忘記了,如果這是事先安排好的公開課程,為何今年四月還找了國民黨的李俊敏私下與李净瑜接觸要進行暗盤交易而被嚴詞拒絕?到底是教育還是交易?
中國政府對本國人、香港人、包括台灣人在內的其他外國人,都是用這種綁架後再被認罪的戲碼,把這種土匪流氓行為合法化,所以李净瑜事先就說,那個場所不是法庭,一語道破共產黨的「法治」已經用到臭不可聞的遮羞布,可是居然還在那裡念念有詞、自鳴得意,實在可笑又可悲。
在事先安排好的李明哲供詞中,最可笑的就是李明哲感謝當局「文明辦案」。原來這就是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台灣沒有這種用詞,明顯是當局要他說的,顯示中國政府的色厲內荏,欲圖洗脫土匪流氓的秘密綁架與秘密關押一百七十七天的行為。接下來,當局還要對李明哲進行宣判,我們還可以繼續見到中國政府的「文明」行為。
就此,一位日本網友說得好:「民主最大的敵人就是中共。」日本人過去被喻為「經濟動物」而少理地球上的人權事務,如今在流氓國家的壓逼下,不但修憲,也得關注人權事務,這是流氓國家要把他們的價值觀推向全球引來必須的反彈。

「我們都是李明哲!」的確,我們每個人哪天都可以成為被綁架、被認罪、被踐踏的李明哲。因為我們的價值觀阻擋了共產黨的擴張。可惜,許多西方國家的政客至今還沒有認識到共產黨用他們的價值觀赤化全球的險惡用心,或只看到他們的軍事擴張,而沒有看到用經濟手段進行擴張與收買外國政客的骯髒手段;以及用「文化」把自己的流氓軀體穿上西裝與旗袍而裝扮成紳士淑女,以及大量滲透到西方國家的中國第五縱隊。工商業的高度發展,讓金錢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導致民主價值的萎縮與衰退,這是非常大的危機。
做為西方陣營一員的台灣,面對中國第五縱隊的顛覆活動,幾近束手無策;對明確的共諜輕判八個月刑期更是不可思議,難道維護台灣國安與社會秩序的司法體系裡沒有共諜活動?

——自由時報

未普: “谁建群谁负责”?中共这下捅了马蜂窝

中国国家网信办于9月7日印发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履行其管理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消息传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开了锅。

这些网络群组,特别是微信群早已不是一股可以小觑的力量。2017年4月底,腾讯企鹅智酷发布了一个关于微信群的《2017用户&生态研究报告》,报告称,2016年微信的每月活跃用户已达8.89亿,直接带动信息消费1742.5亿元,比前一年增长了26.2%;微信群已有1千万官方公众号和56万企业号,有2亿用户将微信与信用卡连接。这个报告还说,微信每天产生70万篇文章,已成为群友阅读新闻的第一渠道,其新闻影响力已经超过了新闻网站和电视。这些数据显示,微信群对中国经济、舆论和政治的影响力都在迅速上升。

对网信办的《规定》,这个庞大具有影响力的微信群是怎样炸开了锅的呢?笔者仔细浏览了群友们的反响,发现反响有欢呼赞扬的,有恐惧应对的,有冷嘲热讽的,有愤怒声讨的,亦有插科打诨的。在各种反应中,欢呼《规定》的赞扬者绝对属于少数派,大概只有10-15%的留言属于正面赞扬。这些留言说,这个《规定》干得漂亮,必须点赞;它的出台,虽然不够及时,但是非常有必要;湖北日报网刊登陆仁忠的文章称,"谁建群谁负责"就是一剂净网良方,只要每个互联网群组都能营造清爽、文明、和谐的上网环境,健康向上、风清气正的互联网空间就指日可待。

可是绝大多数群友的反响则完全相反。他们当中有人很担心自己的微信群违规,赶忙关闭了事;有的说,他有三个微信群,这个《规定》的出台让他很害怕,他已经做好了"一键解散聊天群"的演习!有的说,《规定》一出台,吓得他赶紧解散了一百个微博和微信群。据说一夜之间,QQ群也解散了很多。有的则插科打诨地说,很多群把群主让给了外国人或身处国外的华裔,有个美国人一夜之间就成了70多个群的群主。

而冷嘲热讽和愤怒声讨的群友反响最大。他们的反响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第一,建议把互联网关了算了。很多群友说,关闭互联网,大家就看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每天炒党章,举行背诵比赛,做做中国梦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学朝鲜把网断了让高层使用。

第二,批评国家严重倒退。他们说,一夜之间,国家倒退百年,竟搞连坐,当代中国连古代都不如;称现在的互联网搞闭关自守、文字狱、株连九族,一个都不缺了。有的网友把当今政府比作红小兵当道,认为《规定》出台就是文革来临;有的把它比作法西斯,说法西斯在中国大地上横行!还有的说,中共此举实在是在灭亡的路上狂奔。

第三,讽刺共产党黔驴技穷,滥用权力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说,不让人民说话?自己做的好还怕人说吗?自己"四个"自信还怕人说吗?谁建群,谁负责?群主又没有工资还要担那么大的责任?有人拥有那么大的权力,下面的人出事,可是一点责任都不用担,还要被称颂。有人还说,眼看洗不了年轻人的脑了,就想在网络上下黑手,真有这群腐败垃圾的!

第四,认为中共患了恐惧狂想症。有群友说,群聊本是私下聊天,根本就不属于公共舆论,更不是媒体和出版物,在法理上它还到不了言论自由的高大上层面,群聊更像呼吸、打嗝等生理或生活功能,连这个也要"政治正确",也要监管,还要连坐法,还要保甲!这是患了什么恐惧狂想症了!还有没有救了?

根据群友们的反响,可以小结如下︰1)网信办的《规定》显然捅了马蜂窝,犯了众怒。2)网信办宁可触犯众怒,也要强整微信群等,其根本原因,就是唯恐它们和官方争夺舆论对像;3)用这种强行维稳的办法整治微信群等,反而给中共政权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同时显示了自称"四个自信"的中共当局根本不自信;4)网信办不惜触犯众怒,表明它急于在十九大前建功立业、讨好最高当局的心态,同时此举也反映了最高当局的意志,即把各类网络群组变成党的喉舌、党的工具和党的阵地。问题是,中共能做得到吗?

 ——RFA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梁京:试解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尽管中共当局对郭文贵的追杀还在升级,而且迫使他不得不选择申请美国的政治庇护,郭文贵仍然没有放弃 "坚决不反习"的政治立场。在许多人看来,郭文贵的这个立场是完全自相矛盾的,因为事实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给习近平带来更大的政治麻烦,而且,稍有常识的人都难以置信,追杀郭文贵的决定,并非来自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来自习近平。
因此,人们普遍相信,郭文贵坚持 "不反习",纯粹是一种策略,而且是一种越来越没有意义的策略。但我的看法是,郭文贵自己并不接受这种普遍看法。他不仅坚持自己是真诚的,而且是有道理的。那么,他这种态度,究竟是自欺欺人,还是商人的习惯性狡诈呢?我的看法是,郭文贵"不反习"的选择有重要道理,尤其是他看到了批评者们没有看到或者不愿看到的一些重要事实。
首先,纯粹从策略角度,郭文贵"不反习"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他看到了这样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中共政权的合法性,特别是习近平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合法性,仍然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郭文贵如果不尊重这个事实,就会让同情和支持他的外国政府处于困难境地,而我们都看到,郭文贵与中国黑暗势力的斗争,非常需要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社会的支持。因此,那种认为郭文贵"不反习"的策略已经完全没有意义的看法是错误的。
从国内角度看,中国民众中仍然有很多人不会轻易放弃支持中共和习近平的立场和态度,这也是郭文贵不能不尊重的事实。这当然与中国强大的皇权传统有很大关系,但更和一些民众对动乱的恐惧,对西方国家的高度不信任有关系。郭文贵尽最大努力来争取这部分人的同情或中立,在策略上并没有错。
不过,我认为郭文贵"不反习",有一定超越策略的考虑。他对习近平似乎有某种真诚的期待,这正是目前支持郭文贵的不少人士感到担心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或者认为郭文贵 "太天真",对习近平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怀疑郭文贵本质上还是为这个不义政权服务的人。
郭文贵曾多次强调,习与他要彻底消灭的"盗囯贼"们不一样。那么,他现在还这样想吗?迄今为止习近平对他爆料的反应,难道还不令郭感到失望吗?那郭文贵还会不会从内心坚持他"不反习"的选择呢?
郭文贵9月10日的直播表明,他不会轻易改变"不反习"的态度。因为尽管习的行为越来越表明他不可能去推动法治和民主,但毕竟只要习还在那个重要位置上,他就有能力做坏事,让中国的变革付出巨大代价。郭文贵还看到 "盗国集团"是目前中国的最大危险,而习近平与他们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这就有可能争取习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做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这既是郭的一个策略考虑,也是他与人为善的态度。郭文贵并不认为这两者必然矛盾。
郭文贵的爆料已经充分证明了他不缺求真的勇气,而郭文贵"不反习",则表达了他求善的真心。表明郭只要还有机会,就会争取习不去做对中国和世界最不利的选择。虽然不可能知道郭文贵能否做到这一点,但我们不应该忘记,在求真和求善失败之后,郭文贵还有一个"狠",来对付那些听不懂真和善的语言的人。

——RFA

苏晓康答问:习近平有“个人魅力”吗?

图:姚依林、薄一波、陈云


1、什么"十九大"、"习皇帝",海外议论乃至西方媒体的话语,都跟着中南海起舞,很倒胃口。今日看北京,倘若忘记了一个总背景,则一切都是荒腔走板,即习近平代表了一个"太子党"集团,也就是"六四"屠杀后陈云说的"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可靠"。然而即便"子弟",也是有讲究的,所以习的"宰相"王岐山,是"屠城派"仅次于李鹏的二号人物姚依林之快婿;你再看刘源,前国家主席存活下来的孤胤,为习近平整肃掉两个前军委付主席,可谓反腐功臣,竟然退休了,由此可见,都是"太子党",却要看你跟"六四"镇压的干系。忘掉了这一点,近乎不懂中国三十年政治。这个集团认为,他们当仁不让是中共政权的合法继承人,虽然这是一种"血统论"的表述,但是这个表述非常准确,道出了今天北京政权的实质,而西方人完全看不懂。所以说,习的执政目标,不管他使用什么语言和词汇,都不仅仅只是"习自己的合法性"、或者"党的存亡",而是这个"太子党"利益集团的合法性与存亡。"十九大"的人事和政策,也只有循此道,才看得出门径。
2、这个集团认为,江胡两届政权,都属于给他们打工的官僚而已;人们亦可知,江胡也是如此自我定位的,所以他们没有什么"主义""思想""三十年"一类不切实际的奢望,更别提跟毛"并列"了,叫他们俩跟邓小平"并列"也是不敢的。我曾有过一个观察,说后毛时代出现"平庸化",中共的"统治人格",不期然地经由邓小平的"猫型"、江泽民的"丑角(滑稽)型",走到胡锦涛的"平庸(唐氏综合症)型",是一个蛮好的除魅过程;却冷不丁,横档里杀出一个薄熙来,要当毛泽东传人,颇鄙夷中南海"无魅力",骂习近平是"刘阿斗",于是"打工集团"势必要收拾这个"小枭雄",好为指定的"习阿斗"铺垫登基道路。
3、未曾想,这个"习阿斗"还是要模仿"薄二哥",难道非如此则不能有别于"打工集团"?习能不能跟毛"并列",不取决于他自己的欲望,而是要看他驾驭权力和大众(crowd)的魅力——谈到"魅力",就引入了Max Weber的一套说法,即三种"权威模式",其中Charisma(个人魅力型统治),是许多学者借来诠释从希特勒、斯大林直到毛泽东等"枭雄"现象的一种流行看法。然而,习有"个人魅力"吗?且不论他只有初中文化水平,迄今为止,他将"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他的"政治化妆师"为他设计"晒书单"以比附毛泽东"乱翻杂书闲书"的陋习,已成互联网上的笑料;又者,习居然会有"思想"?在"顺口溜"横行的中国,倒是令人想起一个旧句:"中国人问蒙古人,贵国没有海洋,为何还要组建海军?"然而"习思想"诞生在"用脚投票"、"用下半身写作"、"思想就像内裤"的一个时代,其实是很般配的。若为习近平计,他何苦要去当"毛二世"?撇下韦伯理论不说,此举非但不能为习家光宗耀祖,反而是将自己降低到了毛新宇那一个层级,离痴呆很近了。
《南华早报》来问我看法,只好顺便跟着说两句唱衰的吧。
Dear Prof蘇曉康,
This is to request your comment on Chinese politics, from Cary Huang, a senior writer with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You can choose use English or Chinese.
A recent string of references in official Chinese media to "Xi Jinping Thought" suggests that Beijing is preparing to enshrine the president's name alongside Mao Zedong's in the Communist Party charter when the party holds its twice-a-decade congress this autumn. I am writing a lengthy news analysis (full-page for print and bigger story online) on this subject and would like to invite you, an expert in this area, to give your opinion on it.
The question I would like you to give interpretation and comment include:
1. The Party Constitution states: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akes Marxism-Leninism, Mao Zedong Thought, Deng Xiaoping Theory, the important thought of Three Represents and the Scientific Outlook on Development as its guide to action."
Then what it would mean for "Xi's Thought" to be added to this statement, making Xi paralleling Mao's status?
2. Is it also prepared for Xi to stay on power after 2022, making him a life long leader as Mao?
3. Does it mark China enters into what is called "Xi Jinping's era" as party propagandists called for the advent of a new "30 years", after Mao's 30 years; Deng, Jiang and Hu's 30 years?
4. Is it just for Xi's personal legitimacy, or also for the Party's survival, as the party is trying to rebuild its ideology and theory following the collapse of its orthodoxy ideology?.
5. What consequences and reactions that "XJP Thought" would have brought about, as some said Xh has tried to break up two Dengist principles of rules: "corrective leadership" and "pragmatism", replacing Mao's strongman politics and personality cult and leftism
6. What reactions would be from within the establishment, the general public and the outside world?
7. What it would affect China's future development, a change of Deng's reformist path of development, a revival of Maoist leftism, or some might say the Great Leap Backward of China's ideology?
7. The implications on China's foreign policy.
You can choose to answer any of above questions, or make your own comment on the topic beyond my question.
Best regard
Cary Huang,
A senior writer and columnist with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离开白宫后,班农的下一个开战对象:中国(纽约时报 MARK LANDLER )

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斯蒂芬·K·班农认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一百年后,人们会记得我们为阻止中国称霸世界所做的努力,"他说。

华盛顿——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上个月离开白宫西翼的办公室后,开始在布莱巴特媒体(Breitbart Media)的国会山联排别墅里与保守派议员会晤,倡导对无证移民采取强硬政策,欢欣鼓舞地向他眼里的特朗普事业的叛徒开战。
现在,班农把自己的反叛带到了国外。
本周,他计划前往香港,在一个投资者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他将呼吁美国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政策。邀请班农的香港经纪公司里昂证券(CLSA)属于具有政治背景的中国投资银行中信证券。
接近班农的人士表示,前不久,班农与资深政治家、1972年打通了与中国外交渠道的亨利·A·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会晤,交换了与北京关系的看法。班农表示,他敬佩基辛格,读过他所有的书,但那些都没有动摇他喜欢对抗、不喜欢外交手段的倾向。
这次会议和演讲将开启班农在中国政策以及移民、贸易或税收政策上继续影响自己前上司的努力——他曾担任特朗普总统的首席策略师。鉴于特朗普政府内部在中国问题上缺乏强有力的声音,再加上它在策略上的不连贯,班农认为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带来改变,虽然他在白宫的记录成败参半。
在所有可供选择的外交政策问题上,他把目光投向中国并非偶然。他曾在那里生活,现在则把它视为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
"一百年后,人们会记得我们为阻止中国称霸世界所做的努力,"他在接受采访、预告自己的演讲主题时表示。
"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班农说。"它在一个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或那条路。年轻一代如此爱国,几乎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了。"
对于那些在大选前就收听班农的布莱巴特电台节目的人来说,他对中国的对抗见解不是秘密。2016年3月,他宣称,"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我们会在南海与中国开战。"上个月,他在接受左翼杂志《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的联合创刊人罗伯特·库特纳(Robert Kuttner)采访时称,"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贸易战"——这是加速他离开白宫的很多不明智观点之一。
但是现在,班农将向一群中国投资者表达自己的世界观。他的演讲很可能会引起关注——甚至引人不快——曾在该论坛发表演讲的人包括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萨拉·佩林(Sarah Palin)、阿尔·戈尔(Al Gore)、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班农会告诉听众的一点是,他们的财富是建立在特朗普的投票者身上的。
"中国过去25年的模式是建立在投资和出口上的,"他说。"是谁给它提供了资金?是美国的工人阶级和中产阶层。如果你不明白中国出口了自己的通货紧缩和过剩产能,你就无法理解英国脱欧(Brexit)或者2016年的大事件。"
"它是不可持续的,"班农宣称。"经济关系的重构是必须解决的中心问题,只有美国能解决它。"
特朗普显然认同这种观点。他把它作为自己竞选的中心话题,把班农安排在一个离自己很近的办公室。后者在那里寻找志同道合的中国攻击者,包括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不过,班农在白宫针对中国取得的胜利与遭遇的挫折一样多。
特朗普当选之后不久,这位候任总统质疑美国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坚持时,班农为此兴高采烈。但一个月后,特朗普在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影响下,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他将尊重这一政策,班农因此受到打击。
班农将全部精力用在策划特朗普的国家主义贸易议程上。当特朗普下令调查中国窃取美国公司的技术信息以及在国际市场上倾销钢铁的情况时,他欢呼喝彩。不过,他经常与其他顾问们展开对抗,他们警告特朗普不要与中国打贸易战,因为他需要与中国合作,对抗朝鲜。
特朗普曾表示,如果中国加强对金正恩(Kim Jong-un)顽劣政权的压力,他将放松贸易方面的压力。班农认为这是注定要失败的:他说中国是在哄骗美国,它完全无意对邻国施压。
"如果你是一个大国,"他问道,"你怎么可能无法控制你在朝鲜制造的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
上周末,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美国将考虑终止"与任何和朝鲜做生意的国家"的贸易,班农说,他为此感到非常兴奋。这项声明针对的是中国,朝鲜的贸易大多是与中国进行的。
但特朗普一直小心翼翼地培养与习近平的关系,并且他在这个问题上和习近平对抗的意愿尚不明显。周三同中国国家主席通完电话后,特朗普告诉记者,在朝鲜构成的威胁上"我相信习主席百分之百同意我的观点"。然而,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打算支持特朗普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给的呼声。
对有过在上海经营一家在线游戏公司经历的班农来说,了解中国的动机的关键是研究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太平天国和文化大革命。"一切都是为了控制,"他说。"他们认为到2050或是2075年,他们会是那个霸权国家。"
"我们必须重申自己的权威,因为我们已经后退了,"他说。"我们必须在经济、军事、文化和政治上重申自己作为真正的亚洲力量的权威。"

翻译:王相宜、陈亦亭

林保华:香港主權轉移 台灣另類紀念

图:「過去台灣、今日香港、未來???——228與香港」主題特展8月5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座談,邀請林榮基(中)、林保華( 右)及其夫人楊月清與會對談。(中央社)


當年中国用香港"一國兩制"來垂範的台灣,香港主權轉移二十週年之际,北京全面加速香港中国大陆化的事實,令台湾社会逐渐警惕。

香港主權轉移二十週年,香港本地以不同心情紀念這個日子。當年用香港"一國兩制"來垂範的台灣,自然也不會被動而須表達出被垂範的心情。

            香港也可能發生二二八事件

台灣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主辦了多樣化活動,來紀念這個日子,讓台灣人民記住香港是怎樣推行"一國兩制"的。為何會由這個基金會主辦?因為發現這二十年來,香港的情況極像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前夕的台灣。那時,台灣人歡迎"祖國"的"光復",沒想到換來的是一場屠殺,導致本土菁英階層的斷層,當然也鞏固了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血的代價對台灣人的本土意識是一種啟蒙,二十年後,台灣的本土運動才再度興起,接著發生美麗島事件而使民主運動與本土運動結合發展起來而導致出現政黨輪替,台灣成為多元包容的民主國家。

今年七月一日,座落在南海路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了《二二八與香港主題特展》展覽把當年台灣民報刊出的社會現象與這二十年來香港報章刊出的社會現象作出對照,展現了其相似之處,尤其是政府與民間的衝突,本土自治運動的興起,讓人警覺未來的香港會不會出現一場大屠殺?

展覽伴隨電影放映與座談會。七月一日放映香港著名紀錄片導演
陳耀成的《北征》,這是記錄九七前香港民眾如何關心祖國而"北征"到北京,沿路了解自己的"祖國"與人民。對我這個在中國居住了二十一年的人來說,這是比較幼稚的行為,然而我理解他們的心情。不曉得這些人現在又會如何看待香港的"回歸"及其"祖國",這些人當中現在是否有許多是"左膠"?

           紀念館的特展、電影與座談

電影放映後,有陳耀成與台灣電影導演萬仁進行座談。上一個世紀九十年代萬仁拍攝的《超級大國民》反映了六十年代台灣的白色恐怖,因為參與"讀書會"而如何受到當局的迫害。去年再度放映與座談時,我曾經提出一個敏感問題:如果後來逃掉的讀書會負責人真是一個共產黨人,那該怎麼看這個問題?萬仁迴避說這是政治問題。所以這次他見到我說記得我啊。

這次活動的座談主題是《過去台灣,今日香港,未來???》,由二二八基金會副執行長林辰峰主持,除了兩位導演,還有前香港《文匯報》副總編輯、新加坡《海峽時報》駐香港特派員程翔參與,尤其程翔逐一列出這二十年來北京如何違背基本法的事實,讓人驚嘆這位資深新聞工作者的深厚功力。

第二天放映陳耀成在香港曾被禁演的另一部紀錄片《撐傘》,讓那驚心動魄的日子再度回到我們眼前。這天參加座談的有香港來的貴賓,浸會大學傳理學院講師、長期在中國從事採訪工作而熟悉中國事務的呂炳權,香港青年新政創始人之一、因主張港獨而在去年當選新界東立法會議員旋即又被北京拔除的梁頌恆,還有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也由林辰峰主持。

接下來是八月五日的座談會。由於《撐傘》很獲好評,因此再度放映它的精華版。這次邀請來的香港嘉賓是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我與楊月清參與座談,林辰峰主持。

            媒體追逐銅鑼灣書店與林榮基

這次來了許多媒體,顯見林榮基在台灣的人氣,因為他無畏死亡威脅,在香港抖出被綁架的經歷,這是其他被綁架者沒有的勇氣,因此獲得社會大眾的廣泛尊敬,包括台灣。而他曾經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表示有民主派人士有意找他在台北開設銅鑼灣書店,而讓這是件成為台灣媒體追逐的目標。座談會開始前,記者圍繞的也是這個問題。他表示,目前還在了解行情與地區的階段,因為近來台灣正好有幾家小型獨立書店倒閉,因此最快也得到明年再說。根據媒體的報導,他比較偏愛西門町,因為那裡遊客多。購買禁書以中國遊客最有興趣,如果香港管制也更嚴,香港遊客哪天也得來台灣買禁書。

林榮基對香港前景並不看好,因為一個不是通過選舉產生出來的專制政府,怎麼能夠管好香港這個自由社會?針對一些人質疑英國統治香港一百六十年,為何一直不給香港民主,到九七年前才要給?這是主持人要我解答的題目。

我說,二戰後各個英國殖民地都在掙脫殖民枷鎖尋求獨立,英國給予他們自治領的地位,再由當地居民自決選擇自己的前途。然而一九六○年以前,中國總理周恩來就警告英國政府,不得改變香港的殖民地地位,十幾年後中國更通過聯合國確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地位。而在一九八三年中英開始會談香港前途問題時,中國就確認是"還權於中"而否定"換權於民"。可見中國對香港民主的敵視。

此外,在中英第一次會談時,英國代表團經過香港飛到北京,英國代表團名單中國方面早已知悉,卻在北京機場拒絕代表團成員之一的曹廣榮入境。曹廣榮是港府新聞處處長,負責英粵語的發言人事務。中國的理由,他是香港人,如果參與談判,等於中國要面對英國與香港,形成三腳凳,而談判不關香港人的事情。這也明顯排除香港民意的信號。

            中港台面臨的中國文化問題

可是中國為何不事先拒絕,而要在機場使出這一手?這是給英國政府一個下馬威。如果英國政府拒絕坐下來談判,就要承擔破壞談判的責任,英國政府承擔不起,唯有灰頭土臉乖乖與中國談判。以後就一直是中方主導,被稱為"英談中判"。其最後結果自然是符合中國要求,即使不符合的,中國後來也以各種手段在實行中加以扭曲或"釋法",甚至聲稱"過時"而廢除。這種手段難道不要引起其他國家與台灣的警覺嗎?能夠相信與中國的任何談判與簽署的協議嗎?

我們也討論到港獨的問題,楊月清提及目前香港非建制派(泛民、自決、港獨)的困境,目前已被北京被拔除六位。連某些泛民人士也抹黑港獨,迎合中國的說法,實在很不應該。我認為目前的確是處於運動的低潮時期,然而放開視野看長遠、看國際,人權是天賦人權,民主洪流是擋不住的。目前應該利用低潮時期好好讀書,充實自己,等待機會。

林榮基也重申人權高於主權。以他在書店工作的經歷,特別推崇李劼的《中國文化冷風景》。的確,不認識中國文化,就不能認識中國民主運動的困境。因為那是專制文化、小農文化。林榮基形象指出小農文化就是向下看眼前地上的文化。這點我與他有相同的認識。我們要講前景、格局、胸襟,非得改造小農意識不可,這是中港台面臨的共同問題。所以林榮基也勸導港獨的年輕人必須多讀些書,認識香港人的共同文化,這樣才有能力去說服別人,香港為何必須獨立,而不會在辯論中敗北。

台灣有台獨理論大師,史明就是一個,不僅有台灣民族主義的理論論述,而且還有行動。港獨歷史太短,還沒有誕生出真正的港獨理論大師,在現在的環境中,也不能進行公開的討論,充分表達自己的見解。這還需要大家的努力。尤其在香港與台灣的交流中,也可以在這方面做出深入探討。

——《动向》杂志2017年8月

2017年9月10日星期日

管见:“思想”或“主义”的新境界

图:《习近平思想》中英文版在英国出版发行


习近平为十九大布局而运筹帷幄,加紧安排自己的旧交或旧部属抢占要津,其派系或团伙愈益清晰,而拿下孙政才,震慑胡春华,挟掌握与改造军队之威,规矩之妙,存乎一心。当此之时,硬实力之外,不忘软实力,毫不迟疑地标榜其"思想"或"主义",其雄心与胆魄,令人惊叹。


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习近平治下,已是无奇不有。七月底,这位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他本人"重要讲话精神"的专题研讨班上,再发表"重要讲话",然后,在颁发"八一勋章"的仪式上,他为军队的一个所谓"学习践行党的创新理论模范连"颁授奖旗——这个装甲步兵连不是以军事素质而是以所谓"学习践行"理论见长,也许已是见怪不怪,而那"理论"是何货色,或者也可想而知。

习近平已经成为该党的"核心",据说他还会有"思想",即所谓"习近平思想",超越所谓"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思想"齐名。

或许,"习思想"干脆称为"习近平主义",这样,可以抵消"毛泽东思想"未尊为"毛泽东主义"的遗憾。

毛之后的中共"理论体系"

人有思想,原本正常,而一般所谓某人"有思想",意思是此人的思想有其独到之处。中共在马克思的"主义"面前,至今自谦为"思想"——"毛泽东思想"在"文革"中一度有膨胀为"毛泽东主义"之势,终于还是安守本分——其本意应为,它是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自然应示尊敬之心。

中共对毛泽东保持着敬意,尽力修补他的在实践中碰得头破血流的"思想",美其名曰"集体智慧的结晶"。其后,邓小平身为务实的政治家,对其"思想"或"理论"本不在意,但中共的"思想"谱系须有所传承,不可中断,就要下一番润色工夫,而有毛泽东的"思想"在面前,则将这一作品谦称为"理论"。

再往后,所谓"三个代表",充其量只涉及建党,难成体系,于是屈居为"重要思想"。而所谓"科学发展观",看上去涉及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但底气不足,未成"思想",亦非"理论",其地位模糊,似乎与缺乏"核心"地位支撑很有关系。江、胡两位党魁,都没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其思想贡献,无论真假,似乎都展现出更为谦虚的姿态与趋向。

但是,这也似乎显出了乏力而萎缩的尴尬。中共理论家们当然不甘心。他们苦心构思,在尊崇"毛泽东思想"开创性意义的同时,将"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归结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样,似乎要摆脱以个人观念构建"思想"谱系的麻烦,毛泽东以后的思想贡献,都可以纳入这个"理论体系"。

走到"理论体系"这一步,原本也算不错。然而,轮到习近平掌握权力,这种"理论"规矩,特别是其中似隐似现的谦虚的意味,看来还是不合时宜。这位新领导,要玩新花样。

习之华丽包装之下的草包底色

从"中国梦"到"人类命运共同体",还有"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以及"系列重要讲话",唏哩哗啦,洋洋洒洒。可是,偏偏在这位总书记自我标榜博览群书之际,弄出一个"宽衣"的笑话,让世人得以窥见其华丽包装之下的草包底色。如此看来,再续"思想"谱系,还是有其难度。

最为尴尬的是,习近平难以表现出基本思想的突破。在"邓胡赵时代"得到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认识,原本以突破"社会主义"束缚为思维发展方向,而"六四"镇压后,探索在保守势力重压下停滞。"初级阶段"论尽管有其局限,毕竟体现着此前的探索水平,而习近平的"思想"或"主义",至今只能在其中做文章,没有丝毫取得突破的迹象,而所谓"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之论,显现不进则退之势,世人都看在眼里。

同样尴尬的是,他思想进入梦境,实践再蹈险地。毛泽东在"打天下"之时,军事实践至关重要,而他得到杰出军事家朱德支持,得以脱颖而出,跃居领袖之位,而"坐天下"之时,市场经济为发展潮流,他偏偏逆潮流而动,而同志与战友都转变为君臣,于是幸运离他而去,领袖末年只能哀叹"与旧社会差不多"。习近平懵懵懂懂,佯装尊重市场的支配地位,实则专注以权力之手做大国有经济,以道路、制度及其理论的"自信",实际回避改革,而集权之际,他自己成为孤家寡人。

然而,今日之中国共产党,恬不知耻为特色,蛮横无理为自豪,非昔日可比。习近平"思想"或"主义",尽管难免尴尬,尽管鲜见理论内涵,但其智囊班子集思广益,说法标新立异,文字修饰推陈出新,特别是排山倒海般使用比喻、排比手法,倒也威风得很。

习近平为十九大布局而运筹帷幄,加紧安排自己的旧交或旧部属抢占要津,其派系或团伙愈益清晰,而拿下孙政才,震慑胡春华,挟掌握与改造军队之威,规矩之妙,存乎一心。当此之时,硬实力之外,不忘软实力,毫不迟疑地标榜其"思想"或"主义",其雄心与胆魄,令人惊叹。


——《动向》杂志2017年8月

胡少江:王岐山去留对习近平并非那么重要

王岐山
十九大在即,年过六十九周岁的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纪检委书记王岐山的去留成为国内外的一个焦点。人们关注王岐山的去留,其实与王岐山个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希望以此来窥测中国高层政坛的现状及其走向。在我看来,用王岐山来作为中国政治的风向标其实有些舍本求末。其理由是,人们所关心的所谓高层政治无外乎是两点:一是习近平是否已经掌握了中国政局的主导权;二是中国的政治走向在十九大之后是否会有重大的变化。但是这两点都不需要通过王岐山的去留来做结论。
认为王岐山会留下的理由大体是:一,王岐山是习派对峙上海帮和团派的重要人物,王岐山留任与否可以看出习与江、胡等老人之间的力量对比;二,王岐山是反腐运动的一个标志,也成为中国官僚系统的的一个政治公敌,王的进退可以看出大规模反腐是否已经告一段落;三,李克强领导国务院和掌控宏观经济的能力不足,王岐山是目前中国宏观经济管理的不二人选;四,习近平需要王岐山的留任来为他打破政治局成员"七上八下"的陈规,为自己在二十大后继续留任进行政治破冰。
其实这四条理由似乎都不充分。谈及在党内不同派系角逐中的归属和作用,王岐山虽然有太子党身份,但是他的岳父与习近平的父亲并非同一派系,在胡耀邦去留、改革开放、六四镇压等重大政治斗争中,他们处于对立的阵营。因此王的历史渊源表明他并非一定是铁杆的习派核心人物。更何况,习的人马在军事和政治机构中的布局已经基本到位:在军队,习甚至在前不久还进行了新一轮的高层洗牌;在重要的省部级机构也已经启用了自己在地方工作时的旧部。在可能的政治争端中,自己的旧部比王岐山更令习近平放心。
其次,王岐山的去留与反腐运动的前途并无关系。反腐运动在腐败盛行的中国深得民心,但是选择性反腐却反映了习近平在反腐运动中进行政治清洗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始终控制著反腐的政治日程,这一点随著反腐标准越来越政治化进一步得到证明。虽然实际操作力较强的王岐山在为反腐运动破局种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是在个性强势的习近平眼中,他不会接受王岐山作为反腐运动的标志性人物。王岐山在反腐中累积的名声不仅无法成为他继续留任的政治筹码,反而会成为令习近平警惕的一项政治负资产。
第三,认为需要王岐山来主导经济内阁,这是对中国政治不甚了了的人得出的结论。在中国现有体制下,总理始终是一个配角,总理的任命服从政治需要。根据前些年关于宏观经济政策的"府院之争"看,真正代表习近平经济主张的是以刘鹤为首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小班子"。习近平本人也多次向访华的外国人强调刘鹤在经济政策制定中的重要性。这也意味著,习近平并不在乎有一个弱势总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甚至需要一个听从刘鹤等人意见的弱势总理来体现它的政治意图,强势的王岐山并不符合这样的标准。
第四,习近平已经成为一个强势领导人,在强势领导人的统治下,连成文的法律都可以随意修改,更何况那些不成文的东西。在我看来,无论是出以"捍卫红色江山"、"完成中国振兴"的政治理想,还是从贪恋政治权力的个人野心看,习近平都不会在五年之后退出政治舞台。他不需要利用王岐山的留任来打破"七上八下"的陈规,而在政治局尽多安排自己的人马显然更有利于他本人五年之后的政治生涯。更何况,他还有许多其他的方式可以用来显示他不受党内陈规的约束,而不需要这种太过显眼而并不实惠的留任王岐山为自己铺路。

——RFA

2017年9月7日星期四

“中国头号通缉犯”给美国出难题:律师称郭文贵正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郭文贵
在指控中国一些最具权势的官员存在腐败后,这名身家亿万的房地产开发商的律师说,他已经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代表他的华盛顿律师托马斯·拉格兰(Thomas Ragland)于周三 晚间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位名叫郭文贵的亿万富翁所持美国旅游签证,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到期,由于对中国官员的公开指控使他成为"中国政权的政治对手",他目前正在寻求庇护身份。
  • 查看大图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的去留将在下月共产党的会议上决定。郭文贵声称王岐山和他的家族秘密控制着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的去留将在下月共产党的会议上决定。郭文贵声称王岐山和他的家族秘密控制着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庇护——即使是待决的庇护申请——将给予郭文贵更多的保护,因为他可以在申请审核期间逗留美国,拉格兰说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多年。
    "庇护能提供与持签证身份不同的保护水平,"拉格兰说:"签证可能被取消或撤回。"
    郭文贵的英文名是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目前居住在自己价值680万美元、俯瞰曼哈顿中央公园的公寓内,在那里,他用Twitter和YouTube进行宣传,声称身为政治局常委、负责监督中国共产党自身反腐工作的王岐山及其家人,暗中控制着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他用于支持该说法的一些证据很容易被驳倒,或者根本难以置信。但他对王岐山前任的家属发起的若干指控可以得到证实
    郭文贵的行为已经激怒中国政府。北京于4月要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对他发出全球逮捕令。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个人与公司在美国法院以诽谤罪起诉他。
    庇护申请可能令特朗普政府陷入外交困境,朝鲜进行一系列导弹发射试验与地下核试验之后,目前特朗普政府为孤立朝鲜,正在寻求中国的帮助。郭文贵可以说是中国的头号通缉犯,给他庇护可能会被解读为默许他破坏中国领导层的手段,这样几乎肯定会惹恼北京。
    受到严密控制的中国媒体发表文章,指责郭文贵涉嫌诈骗、洗钱和强奸。四月,与他有牵连的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在电视上忏悔,称郭文贵贿赂他。
    郭文贵声称拥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许多国家的护照,并表示他不再是中国公民,这可能令他的庇护申请变得更加复杂。郭文贵的签证过期后,为何不能去往他拥有公民资格的另一个国家,这一点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拉格兰说,美国可能是唯一一个中国鞭长莫及,能令郭文贵感觉安全的国家。
    拉格兰说,周三,佛蒙特州一处政府审核中心接受了郭文贵的庇护申请,适逢下月中国共产党的一次重要会议,届时将决定按惯例已到退休年龄的王岐山是继续留在政治局常委会还是卸职。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郭文贵的指控削弱了王岐山的地位。但是北京方面于周三发出的信号表明,王岐山仍然得到同僚的有力支持。当天,政治局七常委中有三人,加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助手,在北京与王岐山共同出席纪念他的岳父——一位于1994年去世的中国老一辈领导人——诞辰100周年的活动
    "我不认为中共高层在把郭文贵当作一个威胁来看待。他并没有像自己认为的那样有影响力,"与中国的一些最强大的政治家族成员有密切联系的香港商人陈平说。"我认为王岐山有很大机会留下。"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晋其角

    严家祺:为孔老夫子加上三句话(附:“心因”造词者范岱年)

    严家祺与范岱年(右)


    孔老夫子: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加上三句话:
    八十贯通古今洞悉寰宇,
    九十天人合一,
    跨越百岁心静如水。

       
    昨天,接到一位九十一岁的老同事范岱年(老右派)从北京发来的E-Mail,说"陈益生于831日去世,昨天遗体告别。据陈荷清说,哲学所金顺福、李金山、易惠莲也去世了。我近况尚好。8月,去了一趟新西兰(一周),在奥克兰。参加了商务120周年纪念,见到梁存秀(九十多岁老右派,中国的德国哲学家费希特研究专家)。到南京参加了科学哲学学术会议。南大新校区很大,学生3万多,本科生、研究生各占一半。请你和高皋多保重。"
       
    想起孔老夫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我的复信写了如下几句:"我们的同事一个个走了,周围世界也变了……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八十贯通古今洞悉寰宇,九十天人合一,跨越百岁心静如水——祝你和你全家好! 家祺 2017-9-6"
      
       
    照片是2005年我与这位老同事范岱年在纽约曼哈顿59他家近旁所摄。
        
          
    "心因"造词者范岱年
    严家祺(2013年舊文)

      
     范岱年是一位科学史、科学哲学专家,他无意造词,但他造了一个词,叫"心因",与"基因"相对,现在也未被人们普遍接受,我感觉"心因"一词会广泛流行,所以,我称范岱年是"造词者"。
       
    道金斯《自私的基因》(《He Selfish Gene》)一书,造了一个词,英文是Memes,直到今天,中文译为"拟子"、"觅母"、"渳"。Memes的例子很多,有旋律、观念、宣传口号、服装店样式、制罐或建房的方式。
       
    道金斯说,"基因"从一个身体跳到另一个身体进行传播,"拟子"将自己从一个头脑传到另一个头脑。如一个好的想法,通过写文章或演讲,如果这个想法是行得通的,它就在复制和传播自己,从一个头脑传到另一个头脑。
       
    00三年,范岱年在翻译出版的Holmes Rolston的《基因、创世纪和上帝》一书中,把Memes为"心因"。别看这是小事,这在汉语中是一大创造。
       
    范岱年在出版这本书时已经七十七岁,近十年,又翻译出版了《爱因斯坦新语录》、写了《科学、哲学、社会和历史》等著作。
       
    我与范岱年在哲学所同事了近二十年。我们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开始时我们的桌子靠桌子。在整个研究组,我与范岱年谈得来,他对我也友好。有一天,一位同事,认真地对我说,范岱年是右派,你小心些。我没有经历过"反右",也没有意识到哲学所会有什么"右派"。但我没有改变对范岱年的态度,没有对他有丝毫歧视。范岱年家离我家很近,步行只要几分钟。他有两个孩子,儿子范大文是弱智,范岱年经常带着范大文散步,而且多次到我家。我吃了晚饭,也步行到范岱年家看他。我住在干面胡同的楼房里,他住的是简陋的平房,家里没有盥洗室和厕所,用水要到院子里,还要排队,做饭的炉子放在家门口的蓬子里。范岱年的老婆也是右派,在工厂工作。
       
    我在纽约布鲁克林住时,他家在曼哈顿时代广场附近,范岱年老两口帮女儿带两个小外孙。我们经常见面。第一次到他在曼哈顿的家,从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整个中央公园,他带我去楼里的游泳池,到门口,范岱年用右手手掌一放,游泳池的大门就开了。我只才知道,曼哈顿的高楼大厦里还有大游泳池。没有多久,范岱年要领我与高皋去他家另一处住房,离时代广场更近,楼房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花园。在曼哈顿租房,房租比别处高的多,他家的房子是他女儿、女婿买的。女儿、女婿都在华尔街工作。
       
    范岱年的父亲叫范寿康。范寿康在抗战後曾在国民党政府的军事委员会任副厅长,一九四五年後,任台湾教育处处长,兼任台湾开明书店董事长。
       
    一九八二年,八十六岁的范寿康从台湾经美国到北京,当时范岱年还住在干面胡同,看到范岱年说起他父亲回来时高兴的样子,我今天还记忆犹新。
       
    范岱年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是许良英。他们都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都是浙江大学地下党党员。一九四九年後,都在《科学通报》编辑室工作,一个是主任,另一个是副主任。一九五六年,他们都调到哲学研究所的"自然辩证法研究组"工作。一九五七年,他们都成了"右派分子"。文革后期,许良英从浙江农村来北京,首先找到是范岱年,通过范岱年找了于光远。于光远、范岱年和我三家之间都只有几分钟步行距离。我见到许良英的印象是老背着一个书包,文革前,他在农村靠翻译稿费,向生产队买工分,后来稿费没有了,他仍然坚持翻译了爱因斯坦几十万字书稿。文革后期,他的书稿被上海出版了,没有署他名字,而且用来作为"大批判"资料。一九七三年底,正是于光远帮助他联系,使他能在北京商务印书馆完成《爱因斯坦文集》的编译出版工作。除了许良英外,范岱年等几人也参与了《爱因斯坦文集》的翻译。《爱因斯坦文集》三大卷,在一九七六年後陆续出版,许良英也恢复了公职,在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工作。
       
    许良英的脾气倔强,在他认为的重要问题上与他观点不一致的人,没有宽容。因翻译丹麦物理学家玻尔著作而获得丹麦国旗骑士勋章的戈革,与许良英本来是好友,由于戈革认为玻尔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而许良英认为是爱因斯坦。加上其他一些因素,两人後来绝交了。与我在一起的柳树滋,在文革后期出版了一本批判自然科学家"唯心主义"的书。当时科学出版社刚刚出版了我写的《能源》一书,柳树滋出版了书,非常高兴,送给我後又拿去送给许良英,许良英当他面把书丢到门外。柳树滋当时对我说他说如何难受,这使我觉得许良英对人太不宽容了。
    一九八九年四月,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被上海市委免职,许良英一定要我起草一个声明。我说你许良英写,我签名。许良英说,你研究政治学,希望中国民主,临到这样的事,就不说话了,你的民主是假的还是真的?许良英说,你写声明,你的名字放在第一位,我放第二。我对许良英这样说话的口气虽然听了不高兴,但在"民主"面前,我听命于他,就写了一份声明。正是,这份声明,推动我后来参与了多次签名。因为在中国,签十次名与签一次名是一样的赵紫阳与戈尔巴乔夫谈话後,我自己主动起草了一份声明。我的人生转折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许良英因为一九五七年说了一些不赞同"反右"的话被科学院开除、在浙江农村渡过了艰难岁月。而我则因许良英的一句话,在一九八九年写了谴责上海市委的声明,介入了第二次天安门事件。当然,没有许良英,我也会参与天安门民主运动,不过,会以我自己认为合适的时间和方式进行。后来,许良英要范岱年参加他发起的签名时,范岱年不大愿意,我对范岱年说,你不要为难,按自己想法决定就是了。波普尔说:"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为了一个他认为他值得的理想而牺牲自己,但没有权利去强迫或煽动别人为了一个理想而牺牲。"我从来没有以"理想"、"道德"、"公义"的名义,要求他人听命与自己。我与范岱年和所有志同道合朋友之间的交往,从来没有把"理想"、"道德"、"公义",以及"民主"放在嘴上,要求对方做什么。
       
    许良英、方励之、刘宾雁在一九八七年发起"反右三十周年讨论会",邓小平知道後非常愤怒,当时,胡耀邦刚刚下台,邓小平决定要找几个"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人物来批判,因为他记不住许良英的名字,而长期以来对王若望的言论很恼火,就说,要把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开除出党,结果把许良英"漏掉"了。"反右三十周年讨论会"没有开成,谈起这件事,许良英总说,邓小平把名字弄错了。
       
    范岱年也是《爱因斯坦文集》的重要译者,他不标榜自己。当我想到范岱年时,称他为"心因造词者"也许更有意义。在中文世界里,为中国人增加一个"心因"一词,这是了不得的事,是在人类社会中传播"心因"的大事,让"心因"这一新词、新概念从一个头脑跳到另一个头脑。

    2017年9月6日星期三

    未普:三军易帅,习近平急于掌控全局——十九大动向之四

    最近,中国军队高层发生剧烈变动,其中最惹人瞩目的是陆海空三军司令,统统破格换人。这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
    7月28日,习近平提拔了5位中将为上将,其中最有看头的是韩卫国。韩卫国两年前,也就是2015年7月,刚由少将军衔晋升为中将军衔,至今刚满两年就晋升为上将,这一速度在现役上将中绝无仅有。习近平自十八大以来晋升的28名上将中,绝大多数是在晋升中将四至六年后晋升上将的。
    就是这位韩卫国在晋升为上将后一个月,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跟韩卫国相比,被任命为海军总司令的沈金龙和空军总司令的丁来杭,上升速度更快,甚至连常规的表面文章都不做了。沈金龙和丁来杭都是中将,被习近平直接拔擢到通常只有上将才能做的三军统帅的位置上。
    为此,香港《苹果日报》有文章分析说,这些中将被任命,"坐上过往只有上将才坐的高位,显示习近平对现有上将缺乏信任,急于提拔自己人。"这个说法大致准确。2017年1月沈金龙接替吴胜利任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涉嫌违纪正在接受调查。丁来杭取代的原空军司令马晓天上将是2009年7月由胡锦涛提拔的,现在去向不明。
    笔者认为,这几位中将被如此破格提拔,反映了习近平面临掌控军队乃至全局的紧迫性。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十九大临近,习近平急于换上忠诚的将领,以确保掌控军队。忠诚是决定这些中将们能否上位的必要因素。新华网7月10日刊登一万六千馀字的长篇纪实文章,题为"领航人民军队,向著世界一流军队迈进——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和推进强军兴军纪实。"文中称,"笃信马列和空喊马列、真忠诚和伪忠诚、依靠组织和攀附个人、追求实绩和追逐名利"等是"重大是非问题"。
    在这些"重大是非问题"上,新科司令们肯定是经过了长时间的重大考验。如空军司令丁来杭,早被认为是习家军人马。习近平任福州市委书记,福州军分区党委书记时,与当地驻军交往甚密,而丁来杭曾任空八军驻福建漳州参谋长,空军福州指挥所司令。丁来杭九月1日以空军司令的身份检阅新飞行学员时,要求他们"不忘初心、红心向党,争当能打仗、打胜仗的战斗员,争当战略空军的建设者",云云。
    第二,三军新主帅的破格提拔出于备战的需要。三军新主帅的共同特点是时刻准备打仗,这可能和最近中国边境几面受敌的形势发展有关。在备战方面,韩卫国早几年就对军内出现的"和平兵""和平官"现像进行了批评。他谈到,军队只有"打仗"和"准备打仗"两种状态,作为一名军人,必须不断强化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思想。丁来杭以司令身份亮相时,面对媒体强调最多的关键词就是"实战"。
    第三,三军新主帅与习近平的强军梦不谋而合。他们的强军梦是"赢得国际军事竞争优势,需要全新设计人民军队未来,使人民军队大踏步赶上潮流、走在时代前列"。沈金龙强调中国军队指挥官的领导能力。他说"美、俄、英、德等国军校都很重视对学员军事领导能力的培养,现代战争正在成为领导力的战争。我们绝不能在这场人才竞争中失去主动!"。丁来杭称,要牢记习主席对空军转型建设的战略嘱托,在强军目标引领下接续建设实战空军。
    第四,三军新主帅的破格提拔,反映了习近平意图在军内"一统天下"的决心与意志。新华网的长篇纪实文章强调,军内反腐并未结束。文章称,军内反腐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没人能当"铁帽子王";军内反腐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等等。这表明,习近平以军内反腐的名义,将进一步在军内扫清不忠者。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习家军的说法就不绝于耳。但是到了19大前夕,习家军真的成形了。这次三军司令破格易帅,一方面反映了习近平必须掌控军队的紧迫性,同时也有助于他进一步掌控军队乃至全局。

    ——RFA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