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13日星期二

梁京:特朗普现象和郭文贵现象背后的共同难题



【梁京评论】特朗普现象和郭文贵现象背后的共同难题(粤语部制图)Photo: RFA



美国和中国都在上演政治大戏。虽然两国的制度和文化背景非常不同,但两国的政治大戏却呈现出一种非常有趣的对称性。两场大戏的舞台中心,都是在这一轮全球化过程中获得巨额财富的房地产商。两人都是所谓"政治素人",也就是说从来不是政治的圈内人,但他们都像齐天大圣一样,大闹天宫,把本国的上层政治搞的一团乱。两人之所以能爆发如此巨大的政治能量,除了靠自己拥有的雄厚资金,还靠的是在电视镜头前进行"真人秀"的天赋。在互联网和自媒体时代,他们毫不费力,就越过了主流文化和政治精英,直接向底层喊话,颠覆了主流精英对话语权的垄断。

主流精英对这两位的共同反应都是本能的厌恶,却又不能不与之周旋。在美国,是因为特朗普毕竟是当选总统,精英们不可能不和他打交道,在中国,则是因为郭文贵掌握了太多权贵的丑闻出逃海外,中国的专政机器鞭长莫及,只能和他谈判如何"相向而行"。特朗普和郭文贵的姿态也有相似性,他们身陷重围,却越战越勇,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无路可退。特朗普有被弹劾而身败名裂的可能,郭文贵更是有被刺杀身亡的危险。更重要的是,两个人都相信,身后有千万的支持者,不希望自己放弃。

特朗普和郭文贵的千万支持者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多是这一轮全球化的失败者。由此提出一个令人颇为费解的问题,为什么有这么多"被遗忘者",愿意支持这两个与他们境遇完全不同的富豪?一个明显的解释就是,这两人可以帮助失败者们表达自己的积怨和愤恨。当然,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底层对精英阶层的完全不信任,对流行的竞争规则极度不满。

特朗普现象和郭文贵现象可以持续多久,美国和中国这两场大闹天宫的大戏会如何收场?我的观察是,越来越多的人无所谓,甚至有不少人只希望从中获得更多娱乐价值,而很少人相信,这两场政治大戏,真能对那些在底层挣扎的小人物带来有意义的改变。这固然是因为特朗普和郭文贵都没有,也不可能为解决全球化输家的问题拿出任何有意义的解决方案。他们此前的人生并未、也不可能为此做准备。

现在看来,两人能扮演今天大闹天宫的角色与共同的地产商背景有关系。因为地产商是一个对权力寻租黑幕极其敏感的行当,也是最容易窥视到暴富者隐私,因而对主流精英的腐败看得最清楚的行当。但这种经验本身也会带来很深的心灵毒害,令人玩世不恭,没有追求高尚目标的想像力。

对市场乌托邦的普遍幻灭,虽然不意味著共产乌托邦会复活,但确实提出了一个真的难题,那就是全球化的人生竞争,如何令失败者不致活的全无尊严?评论家徐瑾的一句话非常精彩,"一个好的社会,可以是成功者的天堂,却不应该是失败者的地狱"。这正是今天中国乃至美国这样超大型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如果说特朗普和郭文贵现象只是证明了传统政客已无力回应这个挑战,那么,最近美国舆论对扎克伯格参选总统的揣测,则反映了这样一种期待,或许从新兴产业的开拓者中,从新一代成功者中,能产生这个难题的答案。因为他们的成功经验,是基于对人性积极面和潜力的信心,由此激发了与特朗普和郭文贵们完全不同的想像力。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